枕着幸福入眠

中国儿童资源网

枕着幸福入眠

  俗话说:“白露到,竹竿摇。”白露是打山核桃的季节,在老家,这是人们一年中最忙、最累,也是最开心的时候。

  一到这时候,男人们都拿着竹竿在树上耍“杂技”,竹竿一上一落,“噼里啪啦”就如下了一场山核桃雨。女人们呢,则拎着篮子捡山核桃呢。

  今年的白露,太阳似乎不高兴,总躲在云里不现身。早上太阳还没露出全脸,就羞答答跑了。上午十点,天空已乌云密布,黑得跟锅底似的,像随时都会掉下来。妈妈叮嘱我在家好好呆着,就匆匆上山了。过了十分钟左右,沉闷的雷声响起,打得人胆战心惊。我慌乱收好衣服,突然看到妈妈的雨伞安静地躺在桌子上。怎么办?妈妈一定忘带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最终决定给妈妈送伞去。

  雷声夹着闪电一阵接一阵,狂风把落叶吹得漫天飞舞。我迈着双脚一步步向前走着,虽然内心恐惧,但一想到妈妈,脚步就更坚定了。过了五分钟左右,天空再也撑不住了,冰雹般大的雨滴随着大风从天空砸下。我紧握伞柄,怕稍一松手雨伞就被狂风卷走。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伞里下起了小雨,雨水顺着伞柄流进我的袖口,脚下的路变成了一条小河,山上的雨水夹着泥土直往下冲。但我一点儿也没退缩的念头,似乎觉着自己在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妈,我给你送伞来了!”我扯破喉咙喊着,像要让全山的人都听到。已成落汤鸡的妈妈先是一惊,然后脸马上沉下了,就像狂风暴雨前的天空。“送伞,谁叫你送伞了!你是不得个感冒啥的,就不消停……”妈妈歇斯底里地骂着。我愣了,委屈的泪水夹着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

  回到家,我没吃晚饭就稀里糊涂睡着了。恍惚中,我感觉妈妈用手轻轻地擦去我眼角的泪痕。“恺恺啊,我知道你心疼妈,但那么大的雨,万一来个山体滑坡……”接着一滴滴湿湿的东西,落在了我唇上,我抿抿嘴感觉涩涩的、甜甜的。我想,这就是幸福的味道。

  那晚,我睡得很沉,因为我枕着幸福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