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圣诞老人的故乡

中国儿童资源网

访圣诞老人的故乡

  在芬兰,你可见到林中有湖,湖中有林的风景;但最有特色的,莫过于深入芬兰北部,一窥北极圈内的沙米人聚居区了——这里可以拜访圣诞老人的故乡,与圣诞老人诉说心事。看沙米人牧养的驯鹿自由穿越马路,或成群在路旁溜达……
  芬兰有句老话:“一个人不敢单单依赖森林过活,但是湖泊却不会让一个人饿死!”这句话,道出了芬兰的地理特征与经济命脉。芬兰境内,无处不见湖泊松林,是名副其实的千湖之国与林野之乡。
  芬兰的图形,就像一名把手张开的少女,穿着传统的衣裙在林中起舞。传说,远古时期有一位仙女,拿着仙镜化妆时不小心把镜子掉下凡间,摔成千百块碎片,这便是芬兰境内的湖泊。
  芬兰的人情,若和欧洲许多国家相比,属于女性化,比较温和,善良。我问一名芬兰朋友芬兰典型的女性是怎样的?他回答说:“温柔、害羞、顾家。”
  圣诞老人的故乡
  北极秋色,地上洁白的植物,乃是驯鹿赖以过冬的地衣。
  北极圈线上的城市罗瓦涅米(Rovaniemi)是圣诞老人的故乡。当年,仁慈的老人SantaClaus,为了在圣诞节带给不幸的孩子们一些欢乐,便亲手做了一些礼物送给孩子们。
  北极的冬天,地上盖满了白雪,唯一的交通工具是雪橇,利用驯鹿拉行。红色也是沙米人喜爱的颜色。所以圣诞老人的白色胡子,红色长袍,坐着雪橇,赶着驯鹿为孩子们送礼物的形象,并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
  今日的罗瓦涅米已是一个旅游镇,有一个圣诞老人村,让游人走入童话世界,与圣诞老人诉说心事。
  沙米人的聚居地
  离罗瓦涅米大约十几小时车程的小乡伊纳里(Inari),是沙米人的聚居地。这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好像已经远离尘世了。到车站旁的旅客中心拿份地图,发现伊纳里不过是个只有几条街道的小镇。
  在离伊纳里75公里的小乡安赫里(Angeli)认识了一个美国家庭。主人托贝(Tobb)的一生,可算是富有传奇性。
  清澈见底的湖水,在芬兰随处可见。
  年轻时,托贝参加过越战。有一次,飞机轰炸时轰死了许多美军,而落在他旁边的炸弹却奇迹般的没有爆炸。
  越战后,托贝回到美国,与太太过了一段嬉皮士的生活。由于死里逃生的经历,托贝对生命意义的追求也逐年增加。在一次机遇中,托贝与太太深深受到一个世界性信仰的吸引,成为巴哈伊信仰(Baha'iFaith)的信徒。
  在信仰的促进世界和平的理想之鼓励下,他们来到了芬兰,打算把和平的信息分享给沙米人。我问他为什么选择伊纳里这么冰冷的地方,他抓了抓痕,一副漠不经心的模样说:“我和驯鹿一样,一点都不喜欢热天气。”托贝来自阿拉斯加(Alaska),也难怪!
  驯鹿自由溜达
  托贝的干儿子——驯鹿,趁着夕阳未尽,饱餐一顿。
  说着说着,一只驯鹿走了过来,托贝说:“这是我的干儿子,它小时,是我把它收养的。”我见过驯鹿自由的溜达,好奇的问道:“这里的人是怎么放牧的?”
  托贝说沙米人牧驯鹿的方法非常有效。每家人在驯鹿的耳朵上作上记号后,便让它们在几百方里的范围内流浪。这样,便不需要大片的草原,也不需要大量砍伐森林,更适合驯鹿移栖的需要。
  秋末时,所有的牧民都出动,开着机动雪橇绕着牧鹿流浪的范围逐渐往内迫进。很容易的,便把驯鹿集中在一起了。牧人把驯鹿认回后,开始买卖,或养在自己的牧场。春天一到,又让驯鹿自由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