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请原谅我

中国儿童资源网

爸爸,请原谅我

  海南琼山海南师院附中初一 田岳

  夜已经很深了,我却还没有一点睡意。开学典礼上宋校长的话仍在我耳边回响:“只要发奋努力,在我们这‘三流’的学校读书同样有前途,同样可以考上大学……”望着窗外淡淡的月光,心潮翻腹,这几天的经历好像使我成熟了许多。我心里默默地说:“爸爸,请原谅我!”

  事情还得从10天前说起。

  那天上午,我得知自己以3分之差,没有考上省重点路北中学,而被“三流”的富树中学录取时,心顿时凉了半截,失魂落魄似的。我知道爸爸的脾气,回去准得挨揍,怕得连中午饭也不敢回家去吃。

  天黑了,我硬着头皮回家去。爸不在家,妈一见到我就赶紧把我拉到怀里,我再也忍不住地抽泣起来,说:“妈,我对不起你!”妈也伤心地哭了。

  晚饭后,我溜进房间,躺在床上,只顾流泪……朦胧中不知过了多久,听见对面房间传来说话声。

  “又喝酒了?”妈说。

  “托人办事能不请人家喝酒吗?”爸回答。

  “用了多少钱?”

  “两条‘555’,两瓶五粮液,加上一顿饭菜,一共460多元。”爸有些愤愤地说。

  “行不行?”

  “答是答应了,只是要赞助3500元。”

  “那么多钱?哪来?”

  “那么多?没有人情,加10倍也进不去,”爸说,“钱我已经借好了,明天一早送。”

  我听出一点头绪,大概和我上学有关。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爸就出去了。中午就拿回了省重点路北中学的入学通知书。我就要庆幸这一回没挨揍,可就心里比挨揍还要难受。吃过晚饭,我去找小伙伴们玩,可准也不理我。王大力怪声怪气地说:“三千五三千五,买来一个大老鼠!”李宝接过去说:“大力,前门开着‘你’不进,却要走‘后门’!”和我最要好的朋友刘勇在我面前吐了一口口水,说:“‘后门货’,你还有脸找我们玩?”我实在受不了,掉头就往家跑,身后传来阵阵笑声,还夹杂“后门货”等难听的字眼……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损害,我……

  我又气又恨又伤心,用力关上房门,和衣倒在床上……“三千五”、“后门货”,就像钢刀插在我心里似的——冷静下来之后,我想,难道不去省重点中学读书就不能把书念好,就没有前途,就不能考上大学?我开始对去路北中学读书动摇了……

  经过几天的反复考虑,决定不做“后门货”,到录取我的富树中学去读书。

  报名前两天晚饭后,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对爸说:“爸,我想了好几天,决定不去路北中学读书了。”

  “什么?你说什么?”

  “我不去路北中学读书。”我加重语气说。

  爸一愣,突然明白过来,骂道:“我辛辛苦苦低三下四,托人说情,还花了三四千块钱,你去不去,你,你,你想什么?”爸越说越火,操起棍子就打,妈赶紧护住我,我一边哭一边争辩:“我不当‘后门货’,我……”

  “什么‘后门货’,别人想当还当不上……”爸边骂边追过来,棍子接二连三落在我腿脚和屁股上,和往常一样,妈推我快跑。我却站着不动,任凭爸打。

  “谁爱当谁去当,反正我不去……”自己也不知哪儿来的胆量,竟敢与爸顶撞。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