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我的故乡系列习作(8)??虞山之双陵怀古(下)

中国儿童资源网

常熟,我的故乡系列习作(8)??虞山之双陵怀古(下)


    常熟的另一位先贤要数言子了, 言子(公元前506-公元前443年)名偃,字子游,春秋时常熟人。到鲁国就学于孔子,是孔子高足及三千弟子中唯一南方人。言子擅文学礼乐,曾任鲁国武国城宰,阐扬孔子学说,用礼乐教育士民,境内到处有弦歌之声,为孔子所称赞。其学成南归,道启东南,被后世尊为南方夫子。  
      
     言子墓就在仲雍墓的左侧。言子墓与雍仲墓大同小异,同样是外设罗城、拜台及围墙。内竖明崇祯间及光绪间所立“先贤子游言公墓”碑。仔细观察还能看到碑石上有隐隐的文字,我想这一定是介绍言子生平伟绩或者某某先人留下的手迹,遗憾的是由于常年日晒雨露,已经腐蚀得看不清面目,我是左看右看才看清了几个模糊的字迹。言子墓留给我最深的印象莫过于它的朴素了,朴素得让人惊叹,黄泥堆的坟头上长着荒野里随处可见的茅草,说仲雍墓朴素,它的坟头上除了茅草外还有几束漂亮的野花点缀,而言偃墓的朴素,朴素得让人无法忍受,除了野草还是野草。坟头的外围的野草好像刚刚被割除了,是这里的看管者,还是哪位膜拜者所为并不重要,不过我认为能够给言堰修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的,至少他必须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高洁的人品。我对这位先贤并不怎么了解,但我坚定不移地肯定,言偃生前一定是一位学富五车,德高望重,他过的生活一定是淡如水,清如泉的。在这样一位先人面前,我能说什么呢?只有双手合掌默默地敬拜。  
      
    拜完,我们沿着言子墓道下山,一路上妈妈给我讲了言子拜孔子为师的传说:  
      
     言子自小聪明伶俐,智力过人,被人们称为神童。十岁时,他的名气越来越大,竟传到了远在山东的孔子耳朵里。  
      
     那时,孔子为传他的儒家之道,正在招收门徒,他听到常熟出了个神童,就想招言子为徒。没想到言子得知后,并不高兴,因为,做孔子的徒弟要送好多好多礼,他家穷,哪能拿出这么多礼品呢!  
      
     盛夏的一天,孔子带着他的几个徒弟来常熟城,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三条大河道,赶车的不知走那条好,只好停下来。忽然,孔子看见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托着西瓜壳,赤裸着身体在河边摸螺蛳,便问:“小儿,往城里该走那条道?”那小儿听到喊声抬起头看见车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老夫子便恭恭敬敬地道:“左是道,右是道,沿着河走是正道。”孔子听了很惊讶又问:“此地离城还有多远?”这小儿把手中的西瓜壳往头上一扣,朝孔子笑笑:“头戴西瓜帽,身穿水绿衣,此去琴川一十里。”孔子一听惊叹不已,对他的弟子说:“这里真是鱼米之乡,富才之地,连这个乡下的小儿都能知书达理出口成章,又何必再到城里去招子游为弟子。”说完便掉转车头回去了。  
      
     这个小儿就是言子,他是有意扮成乡下小儿在此等候孔子的,想不到言子刚开了个头便把孔子给气跑了。  
      
     后来孔子得知那个摸螺蛳的小儿就是言子,并知道了言子不拜他为师的原因。就派弟子来常熟招言子,并承诺不要言子的拜师礼品。言子欣然前往。  
      
     听完后,我对言子的聪明过人超人智慧赞叹不已,我又双手合掌,口中念念有词,希望言子老先生保佑我聪明一点。  
      
     正像仲雍墓一样,言子墓坊上也有楹联,如第一道石碑坊上的楹联为“旧庐墨井文孙守;高垄虞峰古树森”。从春秋的言子开始,瓜迭棉棉,直系宗子,不离常熟故土,传至今已有八十多代。言子的后裔,恭承家学,以文学自励,二千多年来,学者、大儒迭出,名传宗族。七十五世孙言如泗所撰道坊联,及点出了言氏子孙不仅能守其家(旧庐),而且能守其道(墨井)。以光大先贤事业,使祖先丘垄,永耀虞峰。  
      
     跟仲雍墓道一样,言子墓道也有三道四柱三间的冲天式牌坊,但和仲雍墓道比起来,言子墓道的牌坊好像更为朴素更为真实,但牌坊的石柱,牌额上都雕有花纹,上梁大概雕刻的是“双龙戏珠”,下梁是“双狮滚绣球”。在第二道牌坊前面,有一石狮,举止神态跟我们平时看到的很不一样,而且已经被腐蚀得斑斑驳驳的,可见年代久已。我还分明看到了两块方形有空的古石,上面有密密麻麻模模糊糊的雕刻花纹,不知道文物保护单位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两块珍贵的石头随地弃置。  
      
     言子墓道跟仲雍墓道的不同还体现在,在墓道的第二和第三道牌坊间有一古石凉亭,单间重檐,飞檐翘首,小巧玲珑。最让人惊叹的是无论是石柱,亭内,还是亭外,亭顶,都雕有很精致的花纹,尤其是亭脊梁上双龙(也许是蛇),一龙朝北,一龙面南,守望着我们常熟大地。  
      
     仲雍、言子两位先贤陵墓坐南背北,居高临下。他们是吴文化的奠基人,以巨大的力量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景仰者,留下了不朽的诗篇。现摘录点滴:  
      
     陈基作的《琴川怀古》:“揖让思虞仲,弦歌忆子游。学文须列鲁,议礼必崇周”  
      
     明人韩义作:“绿水环城人,青山到县分。苔荒言子宅,草碧仲雍故。井邑兵多变。弦歌俗岂闻。抱镰因采药,随意人秋云。”  
      
    清华大学闻一多祭扫言子墓有:“北山夫子尚遗阡,南国文章叹倒澜。”  
      
     大画家刘海粟的《言子墓》油画和《言子墓》水墨画,曾在国外多次展出,名扬海外  
      
    ……  
     瞻仰完两墓,我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想,只是为我们常熟有如此悠久的历史,和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而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