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殷红

中国儿童资源网

那抹殷红

  拖着长长的影子,立在办公前的穿堂风里。我比谁都清楚,早在那份刚及格的试卷落入视线时,厄运,便在所难逃。

  回想起那节噩梦般的发卷课,盯着眼前不可思议的分数,每个人都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更低,更低,就像肩膀上扛着的是一块铅。头顶上的电扇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咯吱咯吱地讥笑着,我掐着拇指,咬得下唇刺痛,似乎就要尖叫起来,闭嘴!闭嘴!

  讲台上一位薄唇殷红的女子默默地翻着手头翻不完的暗灰色的试卷,偶尔抬头扫视我们几眼,却不曾开口,好像在用这死一般的安静惩罚我们。

  当下课铃猛然敲响,她忽然抬眸,那抹殷红从中间撕开一道口子:

  这卷子上的每道题我都讲过不下三遍。你们自己先订正,我看情况。顿了顿,又发出轻微的叹息,下课。

  我知道,这次,是真的完了。

  清理了一下思绪,蹑手蹑脚地走到散发着淡香的办公桌前,我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小:老师,这是早上忘带的试卷。

  啪啪的键盘声停了下来,她转身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接过试卷,翻看。事办完了,我低着头,等着她说:行了,可以走了。可她却打着手势叫我走近点,伸手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

  我不安地抬起了头,惊讶地发现我的订正几乎都打满了红叉。我满身冷汗,不语。

  诺,她指着一道题,耐心地又问了我一遍,你觉得,你错在哪儿了?

  我久久凝视着试题,脑子水完全不够用,悄悄朝她瞄去……

  她今天破天荒的没有涂口红,想不到,显得苍白不已,全无血色,还有几分干裂。镜框后不停眨着的眼显得锐利,几缕齐耳根的黝黑油亮的卷发挂在眼前——好一个典型的数学教师!

  这儿,吧……我毫无自信。

  看清楚!她使劲敲了敲卷子,这不是平方差!

  她盯着我,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期待,苍白的唇中衬出一抹殷红,怕是方才说话时撕扯的结果。

  你看这儿,又是没加括号,后面计算又错了,还可能给你分?这几题订正都不对,你不能照着原本错的答案订啊……

  我静静听着,凝视着那抹苍白中的殷红,逐渐裂开、涌出,分散开,过了一会儿,她的下唇便如同平日里那般红润了。

  泪水不自觉地来了,她见状笑了笑,赶忙递给我纸巾:怎么哭了呢?

  她不知道,她的嘴角上有一道小小的撕裂的口子,为苍白的唇抹上一抹殷红。

  没事儿,老师。我假装镇定,假装无动于衷。

  我不记得那天,是如何走出办公室的,只知道那时候,已经上课好久了。

  晚上,爸爸来了电话,当我做好思想准备要听一顿教训时……

  刚才,你的数学老师给我打了电话,她说,这次别批评你,给你一次机会。还有,我收到短信,你的订正受到了表扬……

  闭上眼,我望见那抹血的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