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没懂

中国儿童资源网

原来我没懂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是因为父亲爱的太深沉。

  ------题记

  凉凉的雨水打在窗外的水塘里,那声音像弹珠落在盘子里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息。眼看着放学下大雨,别的同学的家长纷纷而至,为什么我没有人接?渐渐的心中的大雨滂沱而至。

  突然,一抹高大而熟悉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线,是爸爸!他匆匆走来,是在担心我,是来接我的吗?我快步迎了上去,人未走到他跟前只听见“这把伞给你,我还有急事,先走了,你自己回家”。伞放到我手,我嘴角的笑还未漾开就收起,他却转身走了,匆匆地开着车走了,正如他匆匆的来,甩甩衣袖,不沾上半点雨水。呵,我失落的走到自行车场,眼中氤氲着苦涩望着天,过了一会,无奈打着那把伞,骑上了车。

  一路的景色布上了阴霾,回想这十四的春秋,那个从军多年的男人为什么总这样?从儿时开始就用那近乎绝情的严厉指导我做每一件事,总令我疲惫不堪,泪如雨下,可他从不为此所动,永远重复着一句话,做的不好,重头来!我怨他,怨他,他可曾给我一点父爱?在心中的答案是否定的,今天还真是“梦”了一回,看着周围学生与家长,心开始疼,渐渐麻木······

  仅管有伞,可免不了斜雨打湿了我的衣服。回家妈妈一看心疼道“身上怎么湿成这样,你爸不是开车去接你的嘛?”看着妈妈眼中的疼爱,对于父亲我冷漠,我沉默,我远离。“他有事去了”。我尽量柔下声音对母亲说。

  夜,悄悄降临,而我注定为今天发生的事无眠,什么事比我重要,这就是所谓的父亲么?为什么别的父亲和女儿在夜空下漫步,在孤灯夜雨中解读名著,从第一缕晨曦开始,一起吟诵唐诗宋词·····,可他为什么不这般陪我?

  夜,很静,我仿佛隐隐约约听见父母争论声,我好奇的走出房门,躲在黑暗中。“你不是去接女儿的吗?她怎么回来时全身近乎都湿了?”听着妈妈的话,心中一片温暖。“我是去接她了。”这不愠不火的声音,让我顿时有些心寒。

  “那半路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比丫头重要?”

  “我没走,我只是一直跟在她后面,远远的看着她,看到女儿雨中撑伞骑车我心也痛,但有些风雨只能靠她自己摸着走过,我们不可能为女儿扛一辈子的天,挡一辈子的风雨,要注重锻炼她更好的心志,有时只能提供一些帮助。”听到这句话我被深深的震撼了。

  原来我没懂,没懂父亲的爱,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看着父亲送来的伞,其实,那是父亲一手织成得伞,他用精神做伞柄,用深深的爱做伞架,用男子独特的阳刚细腻做伞面,为我撑起了另一片叫父亲的天堂

  原来我从未读懂过父亲,有股冲动告诉我:如果我是唐时的一株柳矗立于河畔,父亲便是柳生根的泥土;如果我是宋朝的一尾鱼,游弋于清澈的微波里,父亲便是鱼赖以生存的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从来世追到今生。爸爸,愿来生我们还是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