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_独角仙

中国儿童资源网

故事_独角仙

  一

  一只好大的虫子嗡的一声,从花田里飞向空中。

  或许是因为身体太重了,它飞得很慢很慢,在飞到离地面一米高的地方就开始水平地飞行了。

  果然是因为身体太重了,所以才飞得这么慢。

  虫子就这样慢慢地向马棚的拐角处飞去。

  小太郎发现了虫子,他从走廊上跳下来,拿起网子,光着脚追了上去。

  虫子飞过马棚的拐角,停在了长满草的堤坝上。堤坝从花田一直延伸到了麦田里。

  小太郎抓住虫子一瞧,是只独角仙。

  “啊,是独角仙!有只独角仙啊!”小太郎喊道。

  可没人应声。因为小太郎是个独生子,他没有兄弟姐妹。所谓的独生子,在这种时候就显得特别地没劲了。

  小太郎回到走廊上,把抓到的虫子拿给奶奶看:“奶奶,有只独角仙呀。”

  坐在走廊上打瞌睡的奶奶睁开眼,看了看独角仙说:“什么啊,是螃蟹啊。”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不对啦,是独角仙。”小太郎提高声音说道。

  可奶奶却一副螃蟹也好,独角仙也好都没关系的样子,迷迷糊糊地“嗯嗯”着,不再睁开眼了。

  小太郎从奶奶膝盖上搁着的线团里剪下一根线,绑住独角仙的后腿,然后让它在走廊的地板上爬。

  独角仙像头牛似的摇摇晃晃往前爬。但因为小太郎按住了绳子,它没法继续前进,只能嘎吱嘎吱地挠着地板。

  就这么玩了一会儿,小太郎感到厌倦了。独角仙肯定还有更好的玩法,肯定有谁会知道该怎么玩的。

  二

  于是,小太郎把草帽往大脑袋上一戴,把独角仙绑好,出门去了。

  中午的时间,四下里都非常宁静,只有拍打席子的嘭嘭声。

  小太郎头一个去的是金平家,他家离得最近,就在桑田里。

  金平家养了两只火鸡,它们常常会跑到院子里来。小太郎害怕,不敢走进院子,就在篱笆那儿一边朝里头偷看,一边小声叫道:“金平,金平。”

  因为金平好像还没听到,小太郎就不停地叫啊叫。

  最后,屋子里终于传出答话声。

  “金平啊,”那是金平爸爸发困的声音,“金平啊,从昨晚上就开始闹肚子了,现在刚睡着,下次再找他玩吧。”

  “唔。”小太郎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离开了篱笆。

  他有点儿失望。

  不过,等明天金平肚子好了再一起玩就是了。他想。

  三

  这次,小太郎去的是比自己大一岁的恭一君家。

  恭一君家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农户,但房子四周长满松树、椿树和柿子树等。恭一君很会爬树,他常爬到树上,看到有不知情的人路过,就往他头上扔柿子,吓人一跳。

  就算没爬到树上时,他也常常会躲在暗处,从背后“哇”的大叫一声吓唬人。所以小太郎一走到恭一君家附近,就小心谨慎起来,上下左右,甚至连背后都警戒着,小心翼翼往前走。

  可这次,哪棵树上都没有恭一君,哪个暗处都没藏着恭一君。

  “恭一君啊,”在院子里拌饲料的伯母告诉小太郎,“因为有事,昨天被送到三河的亲戚家去了。”

  “唔。”小太郎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

  这是怎么回事?要好的恭一君被送到大海对面的三河地区某个村子里寄养了。

  “那,还会再回——阿嚏?”小太郎打了个喷嚏,问道。

  “是啊,到时候总会回来的吧。”

  “什么时候?”

  “盂兰盆节时啊,正月里啊,应该会回吧。”

  “真的吧,伯母?正月里真的会回来吧?”

  小太郎没有失去希望,因为盂兰盆会的时候还能再和恭一君一起玩,正月里也是。

  四

  拿着独角仙的小太郎,爬上了窄窄的坡道,朝大路走去。

  车工的家就在大路边,他家的安雄已是个能上青年学校的大孩子了,可他仍是小太郎他们的好朋友,总一起玩捉迷藏和打仗游戏。安雄还有个本领特别受小孩子们的崇拜,那就是不管什么树叶、草叶,他只要用手那么骨碌碌一卷,再放到嘴边就能“咻咻”吹响。而且,不管是多么无趣的东西,经安雄的巧手一摆弄,就会变成好玩的玩具。

  来到车工家附近时,小太郎心里不觉期待起来:安雄究竟会想出什么有趣的玩法来玩独角仙呢?

  小太郎把头搭在窗格上,朝安雄家的作坊里偷看,他的下巴正好到窗格这儿。安雄在家,他正和伯父两个人在作坊一角的磨刀石上打磨刨子的刀刃呢。再仔细瞧了瞧,安雄今天还穿上了工作服,围着一条黑兮兮的围裙。

  “都跟你说了,不是这样子磨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伯父很不高兴地说道。

  安雄好像正向伯父请教打磨刀刃的方法,他满脸通红地拼命干着,一点儿都没注意到一直在等他的小太郎。

  “安哥。”小太郎小声地叫道。

  要是只有安雄听见就好了。

  可在那么狭小的地方,这是办不到的。伯父听了非常生气。他一直是不会对孩子的傻话生气的,可今天好像因为其他什么事,正在气头上。他那又粗又浓的眉毛抽动着,以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说:“我们家安雄啊,从今天起就是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不会再跟小孩玩了。小孩就跟小孩去玩得了。”

  安雄这时才看见小太郎,他无奈地轻轻笑笑,然后再次全神贯注地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

  小太郎就像从枝头上落下的虫子般,无力地离开了安雄家的作坊。

  然后,无所事事地闲逛着。

  五

  小太郎胸中涌起深深的悲伤。

  因为安雄已经不会再回到小太郎的身边了,因为他们已经不能再在一起玩了。

  肚子疼的话,到明天就能好了;被送到三河地区寄养的话,也总有一天会回来;但进入了大人世界的人,就再也回不到孩子的世界了。

  安雄并没有去远方,就在同一个村子里,近在眼前。可是从今天开始,安雄和小太郎就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了,再也没法一起玩了。

  小太郎胸中的悲伤就如同天空那般辽阔深远,心中的空洞不断扩大。

  有的悲伤可以哭出来,哭出来后就会消失。可是,有的悲伤没法哭出来。哭也好,做什么也好,怎么都不会消失。现在,小太郎心中滋长着的正是这哭不出来的悲伤。

  小太郎独自一个人坐在西边的山头上发呆,他紧皱着眉头,就好像在看天际的火烧云,在看什么刺眼的东西似的。他久久地、久久地凝望着。就连独角仙什么时候从手指边偷偷溜走了也没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