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记清脆的耳光

中国儿童资源网

那一记清脆的耳光

  铃声响起,老师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进教室,“同学们,期末成绩已经下来了,有的同学考得还不错,但是有的同学还需要多多努力。”

  当成绩单上的数字飘进我的眼内时,我呆了。除了语文,另外的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家门外,我拿着成绩单徘徊良久:“到底要不要进去啊,进去后会出现怎样的场面?”谁料:妈妈打开门出来了,看见我在门外,说:“回来了,怎么不进门?今天不是知道成绩了吗?成绩单呢!”我似乎感觉到妈妈的语气中带了几许紧张,但是好象刻意压制了不少。我隐隐感觉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恐惧。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我觉得自己太敏感了,妈妈不至于……”一双微微颤抖着的手递上打成绩单,她接过成绩单,情绪明显激动起来,满脸涨得通红,太阳穴周围的青筋毕露,怒目圆睁,眼神寒气逼人,似利剑一般,要把人吞了一样, “为什么考得这么差,你到底有没有在读书,你在学校里到底在干什么,我一天到晚伺候你们,是不是想把我累死你才甘心,考这么点成绩,干脆死了算了。”妈妈一口气骂了许多许多,终于我看到妈妈的右手高高扬起,“啪”的一声,落在我的左脸上,火辣辣地疼。

  一时间整个房间填满了打骂声,哭叫声,我睁大惊恐的眼睛,愤怒的眼神射向妈妈。然后冲进自己的房间,一任泪水冲刷着内心的屈辱。

  虽然从小到大,我已经看惯了妈妈那凶狠、严肃的脸,听惯了她愤怒、斥责的声音。可是妈妈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冷酷无情。吃晚饭的时间到了,我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妈妈,我侧身向里,假装睡觉。

  她轻手轻脚地进来,在我床头站了一会儿,走到床前,帮我拉上了窗帘。又绕到床前,坐在床沿上,拉开被子,小心翼翼地抚摸我的脸:“都是妈不好,平时对你关心不够。以后多和妈说说学习上的事。饭放在书桌上趁热吃吧。”妈妈轻轻地走了出去。“妈妈,我不明白,刚才这么讨厌我,往死里打我,现在又为什么来安慰我?你知道吗?你刚才轻轻的抚摸,我对你的恨意像一缕烟一样消散了。我到底该恨你还是爱你?”“你的妈妈活得很辛苦啊。”突然班主任老师的话回荡在我耳边,“你妈妈42岁,我43岁,可是你也看到了,你妈妈明显比我老多了,看她脸上的皮肤,整个就像一张揉皱的纸。你的日记里写满了对妈妈的不满,嫌妈妈不疼你,不关心你。可是你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都顽皮淘气。她疼得过来,爱得过来吗?你的处境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我像你的年龄的时候都已担当起照顾弟妹的责任了。以后试着和你妈做一天同样的事情,去体会一下她的辛苦,你就不会埋怨她了。”想起班主任的话,我一下子豁然开朗,犹如醍醐灌顶。想起自己的种种任性:家里的零食和弟妹抢着吃,电视机和弟妹抢着看,星期六、星期天总是想法设法忽悠母亲说,到图书馆看书做作业,其实跟多的时候是去看言情小说。心里充满了愧疚。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脾气,也不可避免地有错误和缺点,做妈妈的当然不例外,但她们对儿女的感情绝对是本能的真挚和无私。在她们生活的背后肯定都有我们儿女们无法知晓甚至不愿让儿女了解的事情,儿女要做的就是理解母亲,善待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