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猪八戒同志

中国儿童资源网

论猪八戒同志


    在古典作家所创造的艺术形象里,知名度最高的、最深入人心、最妇孺皆知的,因而也是最为永垂不朽的人物,毫无疑问,是猪八戒同志。
    我如何将老猪称为“同志”呢?因为在西天取经这一壮举中,猪八戒吃苦耐劳、有始有终,建立了没有他就可能取不回真经的比较突出的功勋,他的缺点,他的种种劣迹,与他的成绩相比,显而易见,六比四,功大于过。一句话,猪八戒所犯的错误,均属“人民内部矛盾”。所以猪八戒仍然是一个同志,尽管够不上一个好同志。
    猪八戒曾是天蓬元帅,级别相当高,因调戏嫦娥--这严格说不算什么罪,追求爱情么--而被罚下凡界,投了猪胎。他的学历不详,但毕竟做过高官,因此不可能胸无点墨,否则,他怎么会使用“拙荆”一词呢(见《西游记》第十九回)? 这个词,在过去,是文雅之士对自己老婆的谦称。猪八戒有一段婚史,不长,三年而已,但他很珍惜这段家庭生活。其妻名叫高翠兰,这个名字通俗极了,即使现今,你随便打开任何一个派出所的户口登记簿,都能找出一堆“翠兰”。我的意思是,猪八戒始终生活在人民群众之间,他和我们血肉相连,他虽然参与了一场纯粹的理想运动,但他根本上是一个大俗人,由于理论修养欠佳,他压根儿就没弄清、也根本不去想弄清取经有何重大意义,他之所以没有离开取经队伍,是因为取经能给他带来名声。这犹如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什么半吊子、甚至一个文盲都动辄大讲一通“马列主义”,但我肯定,其中98%的人不懂 “马列主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