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爸爸

中国儿童资源网

亲爱的爸爸

  普通的平头,黑发中夹杂着丝丝花白,平凡的五官,大众化的胡渣,不是名牌的衬衫,黑色的长裤,洗得发白的运动鞋。我的爸爸,一个在人海中普通的个体。

  但他是我的爸爸,我最亲爱的爸爸。

  爸爸的性格有些迷糊,常常忘了不该忘的事。

  几天前,他和朋友聊天,谈到了我的童年,他深掘起一段在我脑海中尘封许久的记忆,我坐在旁边,听他用沙哑的嗓音慢慢讲述着。

  “不记得是几年前了,大概是在她上幼儿园的时候吧。有一次,我们两个都感冒了,医生配给了我们不同的药。一天晚上,我喂她吃药,却错喂成了我的药。我的药的剂量和她的是不一样的,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于是我赶紧带她去了医院。到医生给她检查时,诊断出需要催吐,让孩子把药物吐出来。天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着急!看着医生把一杯又一杯的水强按着她喝下去,我真的很想阻止他们!真是的!我怎么就给她喂错了药!那时我有多责怪我自己,怎么让孩子遭那种罪!过了一会儿,居然没把药清出来,医生说,‘只能洗肠了,’我看到她哭得通红的眼睛,觉得很对不起她。

  医生把她移到床上,好几个护士摁住她的手和头,我站在床尾,死死地扣住她的双脚。

  医生撑开她的嘴,把洗肠用的管子伸进她的嘴巴,我甚至可以听见她的干呕声。她大声哭喊着,双手双脚不断挣扎着,眼泪鼻涕满脸都是。我的眼泪好像也要掉了下来,只好把头抬起来,不去看她。那个时候真的很难受,是我的粗心才让孩子受这种折磨。谁能想象到一根拇指粗的管子硬生生从脖子伸到肠子里会有多难受,更何况她还那么小。那时候真的很想揍自己一拳,那时候在医院的感觉,我到现在也忘不了!”

  爸爸说完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摸了摸我的头,语调悠长地说了句:“你应该忘记了吧!”那双像古井一般幽深的眼眸默默地看着我,眼底的光流转着,带着些我无法看懂的流光。然后,他又转过去继续和朋友聊天,但是声音却有些干涩。

  其实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4岁的时候,并且是在寒冷得连厦门这个沿海的城市都能感到刺骨的寒风的冬天。我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突起,似乎还感觉得到管子缓缓伸进去的肿胀和排斥。这么多年来,爸爸第一次在我面前,毫无掩饰地承认他的愧疚。鼻子不禁一酸,这就是我的爸爸啊,我最亲爱的爸爸!

  看着爸爸粗糙的双手,上面记载着他为我们这个家辛苦奋斗的痕迹;看着爸爸枯黄的脸庞,上面装载着曾经对我的严厉、期盼、担心……看着爸爸微驼的肩背,上面承载着我在爸爸背上嬉闹的时光……

  爸爸是众多父亲中普通的一员,但,他却是我的爸爸,我最亲爱的爸爸。

  爸爸会在我生病的时候轻轻地嘱咐一声:记得吃药,却总忙得忘了自己的吃药时间;爸爸会在我不会做题时为我解答,却总忘了自己正在做更重要的事;爸爸总会在我熬夜时让我早点睡,却总忘了自己彻夜工作更应该休息……

  爸爸是我的超人,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我的爸爸很普通也很平凡,但他却更伟大,是我永远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