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的目光追随你,读懂你

中国儿童资源网

让我的目光追随你,读懂你

  当我看到母亲的目光时,我就看到了一种叫“爱”的东西,盈满眼眶;然而当我接触到父亲的目光时,我只看到了苦涩,忧郁,威严,深不可测。

  “快起来,跟我到菜场帮你妈卖菜!”父亲掀开我的被子。这个可恶的父亲,难得回来一次,又是星期天(从昨天下午开始,老天一直下着大雪,从我家到菜场的路又远又难走),就要像土财主对付长工一样对付我,每次都这样,现在居然变本加厉,让我……“你不知道读书有多辛苦吗?每天起早贪黑,难得有个星期天,睡个懒觉都不行吗?别人家的父亲也在外地打拼,可一回家,尽给儿子买好吃的、好穿的,你倒好,什么也没买,我也不计较、不奢望。居然还让我去卖菜,我还是不是你的儿子?”虽然心里充满了“新仇旧恨”,抱怨的话机关枪似的出来,但眼睛始终不敢正视父亲,迫于父亲的“淫威”,我只得快速起床,跟随父亲一起去菜场。

  地面上的雪已经很厚,空中的雪还在不紧不慢地往下飘。不一会儿,我们的身上覆盖了一层雪花。而此时的寒风就像一个顽皮的的小孩,时不时地窜出来拽着我的衣服拼命往后拉。父亲的肩上挑着一担蔬菜,在前一步一步地走着,我提着一篮葱在后紧紧跟着。我的脚印套着父亲的脚印,这样我拔脚就要省力气得多。雪花在我的面前飞舞着,令我睁不开双眼,有些雪花和我捉起了迷藏,偷偷地钻到了我的脖子里,可此时的我早已没有了玩的兴致,我的双腿越来越沉,每拔动一下,都要气喘吁吁的。身上热烘烘的,内衣都快湿透了,汗水开始从额头淌了下来,跑进眼睛里。心里一酸,便又有东西从眼睛里跑出来,我知道那是委屈的泪。抬起头恨恨地盯着前面的父亲。

  很快,我就与父亲落下了一段距离。我大声说:“爸,我们休息一会儿吧!”父亲没回头,只是说:“快走,不要落下!”

  路越来越难走了,父亲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看得出父亲挑着担子也走得很吃力,可他肩头的担子始终没有晃动。我提的一篮子东西,刚开始我觉得很轻,而后来我左右手交换的频率越来越高,感觉也越来越沉,向着菜场的方向遥望,我的勇气丧失殆尽,泪水也不争气地越来越多。我再也忍不住了,重重地跌坐在雪地上,大声地哭起来。

  父亲冷着脸说:“你给我站起来,重新上路。脑袋别老是往前瞅,低头看路,路就会越走越短了。真没想到你这样没用!”父亲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露出一丝的柔和。“如果现在站在我眼前的是妈妈,他一定会心疼地蹲下,把我搂在怀里的,哪像眼前的他,钱比儿子重要。”僵持了两三分钟后,我只好擦干眼泪,重新爬起来,按父亲说的那样去做,低头看路,两眼不再去遥望那被白雪覆盖的通往菜场的路,只专注于脚下。

  走了大约四十分钟,我们终于到了菜场,可惜这时候的菜场就像电影的尾声,稀稀拉拉没有多少顾客了,父亲把担子一放,大声吆喝:“多新鲜的青菜哪!贱卖啰!”呼啦啦围一群顾客,由于价廉物美,没多少时间,菜便一抢而空。我站在一边,惊讶地望着父亲——怎么?辛辛苦苦个把小时,就这么便宜把菜卖啦?那我的苦不是白吃了?望着父亲忙碌地买卖,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他要的不是一担菜钱,而是一个让儿子锻炼的机会呀!想到了这一点,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很舒坦、舒坦。

  这是发生在我小学四年级时冬天的一个早晨,我还在我的老家丽水,现在我们举家来到了桐乡,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好,父母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的辛苦了。但是,只要有这样吃苦的机会,父亲还是不会忘记留给我,我呢,早已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欣然接受。

  我想我这一生也许还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我肯定忘不了那年走雪的经历,是父亲给了我骨骼,使我勇敢地站立起来。父爱就如隐藏在大海深处的珍宝,只有潜入下去探个究竟,才能感受到这份珍贵的爱,才能真正地懂得这份爱。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