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成熟

中国儿童资源网

守望成熟

  院子里移植的那棵柿子树,两年后才仿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星星点点的柿子花绽满了全身。微风轻轻吹过,满树的花儿像一群快乐的小精灵在优雅地舞蹈。最先发现这种情形的是母亲。母亲仰着头,近乎虔诚地望着那些带给她无限希望的小花儿,目光中流露出一种热切的期待。
  我也为这满树的小花儿感到高兴。到了秋天,那可是红通通的柿子啊!记得乔迁新居的时候,刚在新居落户的柿子树当年便枝繁叶茂,却不见一个柿子。翌年柿树结出的唯一一个小柿子也被虫子蛀了,母亲说把这个柿子留给小外孙吃的话也随之落了空。没想到今年柿树却这么争气,这是母亲始料不及的。我便笑话母亲说:这满树的柿子不会只给外孙一个人吃吧?!
  然而没过多久,柿子花便纷纷下落,今天掉几朵,明天掉几朵。对栽花种树一窍不通的母亲便在院里捡拾那些残花。我下班回家推开院门,看见散落一地的小花儿,也觉得可惜——那掉的是母亲的希望啊!无意中一抬头,竟然看见浓密的柿叶间有青青的、如花生米一般大小的小柿子在探头探脑,我忽然明白那花儿为什么会往下落了。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喊母亲来看。母亲看着看着,咧开嘴笑了。
  遗憾的是,母亲的高兴没能维持几天,那长成铜钱大小的柿子不知何故又开始往下掉,落在水泥地上,梆梆作响。母亲坐在院子里织毛衣,无能为力地望着柿子一个个坠落。五月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母亲无限惋惜的脸上。那神情让我莫名地心动。每日掉了多少个柿子,母亲一清二楚。她把夭折的小柿子一一捡起,细心地放好。三岁的小外孙却拿来当玩具,随心所欲地摆出不同的图形,玩得不亦乐乎。我觉得,那梆梆作响的声音对母亲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我能体会到她内心的焦虑。后来,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这是土质缺乏营养的缘故,回来告之母亲,一向节俭的母亲立即如我所说,从菜场拎回一只鸡,掏出内脏埋在树下,又将每日的淘米水放至发酸,倒在树坑里……总之,所有能做到的,她都付诸行动。
  也许是心诚所至,柿子树终于不再往下掉了。可是一百多个柿子差不多掉光了,所剩无几。母亲无比珍爱地守护着这最后的希望,用爱心一点一点地浇灌着柿子成长。